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谭雅玲:从长计议去美元化才有可能实现

时间:04-11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2

谭雅玲:从长计议去美元化才有可能实现

*财经智库原创文章转载需经授权。本文不构成投资决策。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60s要点速读:1、目前市场流动性过剩依然是现实,既使更多央行紧缩货币紧锣密鼓操作之中,但相比较货币投放,包括财政与投资投放而言,货币供应超出经济现实显而易见,进而财政危机、债务危机根源在于宏观管理政策失调是关键期。2、美联储加息是在保护美债安全性、收益率的防御性举措,这不是短期市场随行就市的参考,而是美国国家利益核心保护性战略。相比较欧元是美元最大的心头大患,也是唯一能够与美元分庭抗礼的篮子货币之重。3、目前去美元化是一种风险路径,而非一种趋势或潮流正常化选项。市场夸张性论据是否存在故纵因素才是警惕之策,长期与短期错配投机为主,这或是舆论与情绪背后的真实动机与力量驱动所为需要警惕风险危机不可抗力才是关键期,也是重点压力。正文:伴随市场去美元化舆论的热点,我在考虑一个问题,即目前美元地位稳固是事实,无论外汇储备、贸易结算、交易体系以及资产、商品市场全方位考证,美元一支独大无可置疑。问题在于去美元化的系统、机制与制度存在牢固循环逻辑与占比,去美元化体现在哪?怎么去美元化?虽然目前世界局部双边结算方式是一种工具或手段抵制美元的措施,但距离去美元化遥遥无期,甚至在当前全球化重组、贸易体系重构、多边关系重合当下,美元正在精准对标竞争对手实施打击,以利于美元安全运行为本。至此当下的更多去美元化的简单思路与舆论热度是否造成美元对标的靶向,这在当前世界经济动荡不景气偏强、国际金融风波不断偏差以及国际贸易等地缘关系复杂多变时期,国家自身安全以及国际防御安全是加强版还是削弱版太值得深思熟路。一方面,去美元化预期的偏颇具有炒作题材风险。目前市场流动性过剩依然是现实,既使更多央行紧缩货币紧锣密鼓操作之中,但相比较货币投放,包括财政与投资投放而言,货币供应超出经济现实显而易见,进而财政危机、债务危机根源在于宏观管理政策失调是关键期。因此,金融市场投机占主倾向是现实,其中新兴市场国家的资金流进流出反复错落足以表明投机游离、辗转不定是去美元化最大的风险炒作为主。目前市场主导力量依然是美元为主,国际贸易结算中美元占比80%以上、国际外汇交易中美元占比88.5%以上、国际衍生品投资中美元占比90%以上。虽然国际外汇储备是去美元化炒作重点,即美元占比从1999年71%下降至59%,这是去美元化的唯一“证据”。然而,在国际外汇储备中,一方面是IMF 2013年6月28日宣布第一次将澳元和加元纳入外汇储备之列,以前这两种货币被归类在"其他货币"中。这在当时全球央行美元储备增长至3.76万亿美元或62.2%之际,欧元在外汇储备中占比则从24.3%降至23.7%,日元在外汇储备中占比从4%降至3.9%,全球币种增加占比调整是美元份额减少现实,或许也是造成目前去美元化的盲区与误判。既使目前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占据59%不足60%,但其依然是全球首位储备货币。另一方面是美元贬值中货币魅力减弱或是去美元化的“理由”,这也是抛售美债和增储黄金舆论与情绪之间的炒作由头与证据。其实这里面的关键或许不是美元的问题,反之是各自国家内在结构问题所致。其中抛售美债舆情在于美债到期不再持有,并非是提前了结,抛售用词不准容易造成去美元化的情绪。而所谓抛售美债国家的原因四内部储备结构调整为主,或存在经济压力与发展困境诱因在自己。实际上美联储加息的美债收益率上扬,美债收益率与流动性依然是魅力所在,至于安全性或因美国债务巨额不可承受有关,但相比较上面论据的美元份额或许并不是美国不可承受的未来。众所周期美国就是借钱过日子,这是美式特色的循环机制与逻辑,为了保障长远的可持续,美国财长耶伦最近新提案将国债规模上限提高到51万亿美元直至2033年。美国从长计议之举也折射美国精准应对之策,问题实质已经一目了然,去美元化炒作性是风险,而非机遇或适宜时机。另一方面,货币竞争聚焦的对标存在明确规划性风险。美元是美国国家生命线,也是美国国债国家信誉背书命脉。美联储加息是在保护美债安全性、收益率的防御性举措,这不是短期市场随行就市的参考,而是美国国家利益核心保护性战略。相比较欧元是美元最大的心头大患,也是唯一能够与美元分庭抗礼的篮子货币之重。因此,回顾欧元出台前后以及运行24年历史经历,我们不难发现欧元问世高估汇率(1.17美元起步)到欧元贬值压制(0.82美元最低水平),再到欧元高位崛起(1.60美元最高)至欧债危机(1.18美元),至今欧元通胀与经济一高一低滞涨风险明显不同美元或其它篮子货币风险侧重,其中美元主动驾驭摆布欧元行情清晰可见。欧元升值受制美元贬值,而美元贬值来自欧元升值,美元主动和欧元被动关系显而易见,美元指数配置的篮子货币6种,欧元占比57.6%,从欧元问世的美元驾驭欧元就早已设计到位。毕竟欧元货币独立与政策分化各自为主是现实问题,更何况财政、经济、金融都处于单一货币之中的架构,欧元机制不完整存在被美元攻击对标的杀伤意图与目的。其实去美元化应该具有可能的力量主要在欧元,美元在意的关键也是欧元。然而,欧元软肋与短板伴随俄乌事态而加重合作难以运行风险越来越明显,美元致死欧元是美元当务之急,也是迫在眉睫可能发生的格局性变数。反之相对新兴市场货币无论卢布或人民币被炒作为去美元化的货币热捧,福兮祸兮或透过欧元看的再清晰不过,风险大于机遇。美元作为世界头牌货币自知自己的风险所在,其抵制与压制具有潜在竞争力的货币就是美国国家安全与货币所为,由此可想而知市场舆论是抵制美元的路径、还是加大自己货币的不安全系数或不用多言。去美元化与双边货币毫无关系,其并不是一个层级可比性逻辑,也不是实力相当可以对冲的货币。而市场故纵放大双边货币因素的目标与目的险恶至极,这既可以达到双边货币供给汇率水平的高估意图,高估汇率是经济灭顶之灾,又可以明确与对标美元靶向货币策略设计之意,可谓一箭双雕市场更值得警惕结算自身风险前所未有。总之,目前去美元化是一种风险路径,而非一种趋势或潮流正常化选项。市场夸张性论据是否存在故纵因素才是警惕之策,长期与短期错配投机为主,这或是舆论与情绪背后的真实动机与力量驱动所为需要警惕风险危机不可抗力才是关键期,也是重点压力。财经智库(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财经智库是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