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西出玉门》鲜花盖血,自我牺牲,失去叶流西的江斩,活成了悲剧

时间:09-20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49

《西出玉门》鲜花盖血,自我牺牲,失去叶流西的江斩,活成了悲剧

贵族出身,少时蒙难,逆境成长,深情赤诚。无论是真的叶流西(叶青芝),还是后来假的叶流西(龙芝),她们的出现,都彻底改变了江斩的命运。龙居凤下是江斩的命,从跟随叶青芝打天下,到被龙芝操控,成了她手中最锋利的刀。即便他从来都不喜争斗,可周岁时便抓住了一把剑,却也恰恰印证了,他终其一生都要不断抗争的命运。背负着这样的命运,注定要被卷入血腥的漩涡之中,偏偏江斩始终还保留着心中最赤诚的爱,便是他悲剧人生的根源。在遇到叶青芝后的江斩,此生唯一的愿望,便是日子能够简单又纯粹,到了八十岁的时候,还能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给叶青芝送吃的。只是那样的人生,先是被叶青芝所改变,后又被龙芝所葬送,双芝竞秀之下,他竟成了最无辜的牺牲品。只是无论是心甘情愿为叶青芝改变,还是轻信龙芝遭受一场蛊惑之灾,选择是自己做出的,因是自己种下,结果也只能自己承受。命中注定的相遇。江斩的家族,出自羽林卫一脉,原本也是关内的贵族,整个黄金矿山都归江家管辖。然而,因江斩的父亲,弄错了黄金矿山的账目,导致整个江家都获了罪。当时,江家凡是年迈无法劳作的老人,都被处死了,年轻的男子成为了矿工,女子则成为了营妓。原本金尊玉贵的富家少爷,似乎只是在一夕之间,便家道中落,下场凄惨了。那时候的江斩,从未习武,但饱读诗书,个人温柔,气质儒雅,却成为了矿山之上,靠出卖力气过活的苦命人。渐渐长大的江斩,身材高瘦,虽然在矿山劳作多年,却依然是一身的斯文之气,长得也越来越儒雅俊美。或许便是如此,江斩总是被其他人孤立欺辱,那日,他正在一处矿洞之中,被其他的矿工欺负打骂,是叶青芝出手,杀死了那几个人,救下了江斩。美女救英雄,便是江斩与叶青芝的偶遇,也是因此,江斩对叶青芝,从一开始就是带着崇拜的。明明这个姑娘看起来身无四两肉,可出手却如此狠辣,拳拳到肉,招招见血。叶青芝与江斩一样,都是身世悲惨,沦落至这关内,最任人欺凌的底层。他们都没有鲜衣怒马的少年时,他们的少年时有的,只有肮脏,饥饿,阴暗,潮湿,可尽管如此,叶青芝的年少时光,却因江斩的出现,而得到了一场温柔以待。不知身世真相的叶流西,被父母取名为叶青芝,住在尸堆雅丹附近。她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出世,遥远的黑石城已经草木皆兵了,她也不知道,为何村子会引来那么可怕的妖怪眼冢。眼冢会变幻相貌,幻化人形,他来到村子里的时候,都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卖货郎,谁也不知道,他竟如此可怕。眼冢身披人皮,白日里和颜悦色,还曾给过叶青芝糖果,谁会知道,夜幕降临之后,他竟是如此的凶残恐怖,咀嚼人骨。当眼冢屠村的时候,她被父亲藏进水缸,而水缸附近,恰好藏着一只小金蝎。藏在水缸里的叶青芝,还是被眼冢发现了,但那只小小的蝎子,却直接将妖怪赶走了。只是,虽然死里逃生,但叶青芝目睹父母惨死,全村被屠戮,自此她便不再信任别人了。年纪虽小,却只有心计,没有柔肠,皆因年幼之时,遭受的那场惨祸。四处流浪的日子里,为了不挨打便只能反抗,所以叶青芝瘦瘦小小的身子,却生生的练出了一身的武艺。可虽然如此,她还是遭到了拐卖,被带进了黄金矿山,成为了这里的奴隶。一直以来,叶青芝都近乎于偏执的认为,没有人是值得相信的,秘密只有留在自己的心里,才是最稳妥的。虽然得到了江斩的庇护,但叶青芝并不能完全的信任江斩,那三四年里的相依为命,江斩从叶流西这里学会了武艺,而叶流西则从江斩这里,得以读书识字。她总是习惯性的提防和怀疑,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当初之所以会出手救下江斩,并带着他逃出黄金矿山,也不过是想收个手下而已。只有人被善待,才会去善待别人,过去江斩善待了叶青芝,可叶青芝却从来不知道,江斩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江斩曾视叶青芝如命,但凡自己有的,都要留给她。曾经那些,放入怀中保温的饼,不硌人的枕头,都是江斩给予叶青芝的温暖和爱意。他还偷偷带着叶青芝去洗澡,哪怕她隔着帘子,伸出细嫩的胳膊,用命令的口吻朝他要香皂,他也丝毫不生气。叶青芝在金蝎的指引下,找到了千年前,她的先人厉望东,留在洞中的信件,黄金,还有兽首玛瑙杯。厉望东的信里,记录了一条,可以从黄金矿山逃出的安全路线。所以叶青芝便打算带着江斩离开这里。叶青芝隐瞒了自己的身世,只给江斩看了自己搜到的黄金,江斩觉得有了财富就很满足了,但叶青芝的野心却大到江斩无法想象。在逃出黄金矿山之前,江斩特意叮嘱她,如果金羽卫放狗,她一定要先跑,后面交给他来挡着。命中注定的分离。江斩深爱着叶青芝,也对她十分崇拜,当叶流西带着他成功出逃,来到胡杨城市,并建立起了蝎眼组织后。明明厌恶争斗,只向往平淡温和的日子,可江斩还是为叶青芝而改变了。由始至终,一直都是江斩,在努力的跟随着叶青芝的脚步。奈何那时候的叶青芝,性子太过强硬,眼中心里,都只看向未来自己要实现的目标,从未关心过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江斩。那时候的江斩,对于叶青芝的忙碌很失落,对于蝎眼的迅速扩张很不适应,他那般积极的想要表现自己,可结果却总是不尽如人意。而叶青芝稍有不如意,便疾言厉色,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包括江斩,所以最后,就连江斩,都开始怕这位,蝎眼组织的青主大当家了。若不是因此生了隔阂,龙芝也不会趁虚而入,便也不会发生后来那些波折。龙芝从出现在江斩面前的那一刻起,便在布局,她一直都在欺骗江斩,明明是心狠手辣的大小姐,却装作孤苦无依的小白花。她精准拿捏住了江斩的善良,令他对自己英雄救美,令她顺理成章的跟在他的身边。化名叶流西,打入蝎眼内部,离间江斩与叶青芝,最终利用江斩,偷袭叶流西,篡改江斩的记忆,夺走叶青芝的记忆,令江斩与叶青芝,分别了两年多。在这期间,龙芝与江斩相爱,而江斩沦为了龙家大小姐手中的工具人。按照龙芝的计划,失去记忆的叶流西,再度回归关内。奈何重逢之时,江斩对叶流西的记忆是错乱的,而叶流西也忘记了江斩。两人一直都是敌对的关系,江斩误以为叶流西是来自黑石城的仇人,便想方设法的,对叶流西一行人加以迫害。直至江斩的手臂被叶流西砍断,这才恢复了记忆,真正意义上的与叶流西重逢。然而,当他们都想起那段,悲惨无依,相依为命的日子,却也是生了生离死别的时刻。可悲的是,江斩至死,都没能再见到,叶流西以叶青芝的身份出现。江斩恢复记忆,十分憎恨欺骗自己的龙芝,可即便江斩断了臂,想起了一切,再没有了利用价值,龙芝依然要他。她把江斩锁在了床上,禁锢他的自由,即便他整日对自己的态度,早已不似这两年多的亲密无间。叶流西用三分之一的黑石城作为交换,只为了江斩能够平安的回来,可江斩却不愿意。或许在他的心里,对于叶流西来说,成为黑石城的主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不愿意拖她的后腿。可他并不知道,被种下吞睽后,失去记忆的叶流西,便如在世为人,而人总是会变的,所以此时的黑石城对她来说,也并没有那么重要了。悲哀的是,此时的江斩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与他的叶青芝重逢,所以他不知道她现在的想法。江斩从不欺骗女人,却最终骗过了龙芝,这一次,也奉献了他这辈子,最好的演技。因为江斩知道,他的叶青芝有一个规矩,只要人在进入蝎眼大营之前死了,那么这笔交易,便不作数。过去,叶青芝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黑石城的主人,而这三分之一的黑石城,也是她拼死打下来的江山,用来交换自己,哪里值得了。于是,江斩先准备了大量的鲜花,在上车后,又悄悄的,用刀子割开了自己的几处要害,最终,将刀子插入自己的腹部。江斩的血越流越多,可那浓郁到刺鼻的花香,却硬是盖住了所有的血腥之气。他因失血过多,眸光都变得黯淡了,可神色却变得愈发温柔,看着漫天大雾,他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和叶青芝。那段日子多好啊,他也终于要回到叶青芝的身边了,可曾经他们只有彼此的日子,却再也回不去了。江斩对龙芝或许心动过,可他们之间以骗局开始,不仅仅隔着一个叶青芝,还隔着蝎眼组织内一百多条人命。从一开始,江斩便将自己的命给了叶青芝,便无法再给龙芝了,所以他们之间,注定要在真相被揭发的那一刻,分崩离析,悲惨结尾。重逢却是死别。叶流西没有办法救活江斩,便听了术士李金鳌的话,暂时把江斩的尸身冰冻保存起来。万一过了一百年,两百年之后,医术发达了,会有办法救活江斩,只是到那时候,无论是她还是龙芝,或许都已经不存在了吧。但不存在了也好,这样的话,若江斩能够重回世间,便不会有令他痛苦不堪的争斗了。最终,江斩被封印在了母胎木之中,停放江斩棺椁的房间,被挂上了三层门帘,每一层门帘上,都有用朱砂画出的符咒。母胎木是关内最好的寿材,这种木头稀少难得,长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密林深处,由于这种树木的外表,和普通树木一样,所以只有罪自身的伐木工人,才知道要如何去寻找。在夜深之时,母胎木的树干上,会隐约浮现出一幅图像,就像是一个怀胎十月的女子,而这样的景象,也只会出现几秒钟。因此这种木头,被叫做母胎木,而用这种木头打造出的棺椁,可保尸身百年千年,不腐不坏。江斩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他最爱叶青芝的时刻,只是他死了,并不知道叶流西对着他的尸体,泪流满面,不断回想着,那些曾被他视若珍宝的,只属于他们之间的记忆。叶流西与江斩之间的误会是场遗憾,但江斩的结局却不只是叶流西造成的,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求仁得仁,江斩想用自己的性命,成全他以为的,叶流西的野心,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有时候,苦果亦是果,至少江斩可以决定自己的结局,这比被迫承受为了不变成蛇人,只能将自己的魂魄,置于皮影之中的高深,已经好很多了。江斩的命运是遗憾,而高深的命运却是悲哀。或许终有一日,江斩会在关内的苏醒,那时候没有纷争,没有阶级,没有苦难,没有阴谋,一切都会重新开始,就如他也可以重新开始一段,只为自己而活的人生一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