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电影《除暴》真实原型更为血腥暴力:2000年张君团伙抢劫串案上集

时间:02-2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64

电影《除暴》真实原型更为血腥暴力:2000年张君团伙抢劫串案上集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声明完毕再多声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你不知道的大案第302讲)电影《除暴》真实原型更为血腥暴力:2000年张君团伙抢劫串案上集前几天萨沙无意中看了,吴彦祖的电影《除暴》。电影拍的比较烂,我就顺势介绍一些当年赫赫有名的张君案件。严格来说,张君作案的手法不算很高明,也留下了很多的线索。不过,90年代中国各方面都比较落后,对于这种全国流窜作案的武装抢劫团伙,往往无能为力。废话少说,听萨沙说一说吧。2000年7月1日,湖南省常德市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在湖南省,常德是一座相当重要的城市。这里交通发达,经济繁荣,人口稠密,有着悠久的历史。常德是一座英雄城市,抗战中这里的军民浴血奋战,守城的抗日铁军74军57师几乎全部战死,成建制突围的仅有83人。整个常德市也在激战中,变为了一片废墟。这已经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重建的常德城欣欣向荣,一片祥和安乐的景象。下午5点多,中国农业银行常德江北支行的运钞车,缓缓的开到北站分理处。这辆运钞车每天要收取10个网点的现钞,然后送到金库内。北站分理处是最后一个网点,此时运钞车内共有220万元的现钞。在2000年,220万元是非常大的数字,当时城镇职工平均月薪才780元。运钞车里有大量现钞,共有3个武装经警负责押运。运钞车停下后,两名携带着79式冲锋枪的经警跳下车分散警戒,一名经警则留在车上的驾驶位。随后,2名年轻的出纳下车走进网点,准备取出装满现金的钱箱,送入运钞车内。出纳们做事严谨,在下车前将运钞车上的保险柜锁死。这个保险柜是防弹又防爆的,只有出纳佩戴的专门钥匙才可以打开。让所有人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出纳刚刚进入网点大门,侧门突然闪入一个蒙面歹徒。歹徒人狠话不多,操起54式手枪对准那名年仅25岁的出纳头部,连开3枪。呯呯呯!这个刚从大学毕业1年的小伙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倒地身亡。随后,歹徒用枪挟持了剩下那个叫做李敬的出纳,厉声威胁:照我说的做,就不杀你!不然,马上要你的命!在李敬被劫持的同时,网点外也响起了呯呯呯的枪声。听到枪响,运钞车附近的3个男人迅速戴上面具,掏出手枪,分别扑向3个经警。经警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3个歹徒已经一对一下了下手。他们用54式手枪,在数米外对准经警连续开枪,后者根本来不及反击。呯呯呯,3名经警全部被打倒,歹徒立即抢走了2支79式冲锋枪,挂在身上。看来,这些歹徒遭遇彩排过多次,4人的分工非常明确。网点内的那个歹徒,是负责劫持出纳,夺取打开运钞车的钥匙,取走车上200多万现钞。其余三人则是负责一对一,在最短时间打死武装经警。这一切发生在1分钟内。接着,那个歹徒用枪顶着出纳李敬走出网点,将他押到运钞车边,命令立即打开保险柜。李敬不亏是常德人,骨子里有着不屈服强暴的血性。眼见几名同事被残杀,歹徒又要抢走巨款,李敬心中的愤怒已经超过了恐惧。李敬取出钥匙插入锁眼,却突然朝着反方向用力一扭。咔的一声,钥匙顿时断成两截。即便歹徒能够凭空变出另一把钥匙,锁眼已经被完全堵死,保险柜是不可能打开了,200多万现金安全了。眼见一毛钱也无法抢到,歹徒们恼怒至极,纷纷朝着李敬开枪。呯呯呯呯,李敬身中4枪,失去了29岁的年轻生命。此时,网点内的两个女员工从恐惧中缓过神来,按动了警铃。一时间,警铃大响,常德市公安局报警中心立即收到银行被抢劫的消息,出动警车赶赴现场。枪响的时候,运钞车附近的出租车司机刘辉正在和一个同行,叫做陈世清的司机闲聊。陈世清正在拦出租车,刘辉恰好将车停下。看到刘辉,陈世清愣了一下,两人有过数面之缘,也算认识。不等刘辉询问,陈世清说自己今天没开车,要打车接一个亲戚去赴宴,需要出租车原地等一会。于是,两人坐在车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几分钟后,突然几十米外的运钞车方向枪声大作。刘辉大吃一惊,伸头观望出了什么事。然而让他死也没想到的是,车内的陈世清突然从怀中取出一支54式手枪,对准刘辉的后脑扣动扳机。呯,刘辉头部被子弹射穿,当场死亡。陈世清急忙将尸体推下车,随后将车子开向运钞车。此时,4个歹徒抢劫运钞车失败,朝着陈世清车辆方向狂奔过来。这伙歹徒是残忍冷血的禽兽,逃跑的路上看到有个吓呆的骑车路人,挡在他们的前面。这些人毫不犹豫,抬手一枪将无辜路人打死。4个歹徒迅速跳上陈世清的出租车,车子根据预定的路线,冲入一个狭窄的小巷,借此躲避沿着大路开来的警车。这条小巷非常窄,勉强能够容纳一辆出租车通过。当时是下班时间,小巷里面还有不少骑车和走路的市民。歹徒们根本不管别人死活,猛踩油门直冲过去。小巷内的路人躲避不及,先后有5人被撞倒,其中1人当场死亡。出租车横冲直闯,还将小巷里一个年仅3岁的小女孩撞倒在地,又残忍的碾压过去,导致孩子双腿被压碎。路边一个老汉看到小孩被碾压,不顾安危冲上去试图救人。见有人敢朝着他们车辆奔跑,歹徒觉得这是挑衅,竟然停下车对准老汉连开数枪,将他活活打死。歹徒逃走4分钟后,一个姓王的记者最早赶到现场,他恰好下班路过这里。听到枪声后,出于职业敏感,记者知道出了大事,迅速赶来。他赶到现场时,一名经警还没有断气,正在血泊中挣扎。等到警车赶到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歹徒乘坐的出租车。根据目击者指点,民警们朝着歹徒逃窜方向追击。然而歹徒在作案前已经仔细规划了逃窜路线,此时车辆已经逃远了。歹徒逃窜的整条路线上,仅有一处红路灯电子监控,警方无法迅速锁定他们的位置。所以,歹徒上车后仅仅12分钟,他们已经逃到常德郊外一个铁路边。5名歹徒跳下车,换掉衣服,藏起武器,分两路逃走。其中一名歹徒身手不错,他靠爬火车的技术,跳上驶往外地的一列火车。其余四名歹徒则出人预料的打车返回常德闹市区,躲入了早已准备好的安全屋。为什么歹徒会这么做?不是他们愚蠢,恰是他们犯罪经验丰富。他们在此次案件中连杀7人,肯定震动全国,湖南省警方会不惜代价的四处围捕,设置多条封锁线。此时歹徒随意逃走,很有可能在途中被警方发现,并不安全。所以,这伙歹徒除了1人跳上火车逃走以外,其余几人反而回到常德市内。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躲在安全屋中反而可以躲过警方的围堵。等几天后风声不那么紧了,他们才会分头离开常德。事实证明,歹徒还是比较高明的。案发当晚,湖南省共出动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近万人,设路卡194个。至此,围捕劫匪的第三层包围圈形成,以常德为中心的天罗地网迅速在湖南、湖北两省全面撒开。没多久,警方就找到了歹徒丢弃的出租车。只是这辆出租车是杀死刘辉后抢来的,上面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无法借此追踪。警方的围捕没有抓住歹徒,也多少得到一些线索。这伙歹徒在短短2分钟内,完成了抢劫作案。如果不是出纳李敬拼死保护了保险柜,歹徒就可以轻松抢到200多万现钞。根据歹徒的凶残,作案的快速和熟练,逃跑线路的巧妙,显然这是一伙惯犯,之前一定做过大案。歹徒在现场留下多枚54式手枪的弹壳和弹头,当地警方立即进行了对比。事实证明,警方的分析没有错误,这伙人就是横行中国的一个恶性武装抢劫团伙,从1998年开始至少有3次武装抢劫,杀死多人。其中1998年那次就在长沙抢走了220万元的珠宝首饰。2000年9月1日这次重大案件,被列为九一大案。虽然警方没有迅速抓住这伙歹徒,却发现一些怪事。在案件发生前半个月,8月15日常德市安乡县农业银行行长夫妻遇害。最初银行认为行长可能有经济问题,携款潜逃了。经过银行紧急盘点,发现行内资金并没有短缺。这就奇怪了!行长夫妻在当地也是颇有些名气的人物,怎么凭空消失了?就在九一大案发生的上午,安乡县警方在野外,发现了被草草埋葬的行长夫妻尸体。这对夫妻都是头部被54式手枪击中而死,显然这是一起恶性谋杀案。当天又发生了九一大案,两起案件都在常德,又都是持枪杀人。显然,这不是巧合,很有可能是同一伙人作案。警方立即对行长家里进行了清点,奇怪的是行长夫妻账户上40万人民币(!)的存款并没有被取走,家里也没有明显的财务丢失。根据亲友介绍,行长的一部手机不知去向,有可能被杀人犯拿走了。自然,杀人犯似乎不会傻到用这部手机打电话。即便如此,警方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还是监控了这部手机。9月4日晚上10点多,警方意外的发现,该手机在益阳市被拨打了一次。专案组急忙追踪到益阳,发现这是一家KTV。对于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老板娘还记忆犹新。当晚10点左右,突然有两个男人走进KTV,进门就说要找小姐。见生意来了,老板娘热情迎接。然而这两个男人却不买账,上来就要看小姐的长相。老板娘解释,最近扫黄行动很厉害,KTV根本就不敢让小姐坐台。两个男人闻言破口大骂,指责老板娘看不起人:你放什么狗屁,哪有开KTV没有准备小姐的。你他妈是不是看不起人,以为老子出不起价钱?被骂后,老板娘还是赔笑脸解释。谁知道,两个男人却说:你说没小姐,我们就信你的话。这样吧,你不是女人吗?过来陪我们喝玩。咱哥们不挑嘴,只要是女人都行,老一点丑一点也行!这几句话戳了老板娘的心窝子,后者顿时勃然大怒,忍不住大骂起来。两个男人也不是好惹的,互骂一通后,小个子男人就要动手打人:信不信,老子砸了你这个破店?老板娘回骂:你当老娘是吓大的?我什么场面没见过?你砸一个试试?老娘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小个子男人大怒,用力砸了一个杯子。老板娘哪里肯不示弱,立即喊人。能开KTV的女人也不是容易拿捏的,几个保安和男服务员立即冲了进来。眼见双方就要群殴,大个子男人相对冷静,劝告同伴:算了吧,你别惹事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和她闹什么闹,犯不上!听了这番话以后,小个子男人愣了一下,气势顿时弱了,摔门就走。走到KTV门口,小个子男人余怒未消,对着老板娘说:告诉你,这事没完!等过了这段时间,老子要你的命!老板娘嘴上不饶人,还是恶毒的回骂。骂归骂,她毕竟是个女人,胆子没有这么大。现在社会上很乱,什么人都要,或许这两个家伙真的是什么流氓罪犯。大个子男人是外地口音,小个子男人却是益阳本地口音。于是,老板娘询问手下员工,有没有人认识他们。其中一个女服务员说,好像见过那个小个子,在益阳一个按摩洗浴中心当保安,叫什么名字就不清楚了。第二天,警方就找到这家KTV,询问谁在晚上10点打了电话。老板娘看了警方提供的号码,表示自己的员工没有这种号码,应该是顾客打的。而当天晚上10点,整个KTV就有这对闹事的男人是客人,肯定是他们打的。警方大喜过望,终于找到了这伙歹徒的蛛丝马迹。根据老板娘的介绍,警方追踪到益阳的那家按摩洗浴中心。通过警方的相貌表述,该店经理说此人叫做赵政红,是一个保安。赵政红没什么文化,本来在当地摆了个水果摊,后来生意做砸了就四处打工,做一些低薪的工作。就在警方在益阳调查赵政红时,常德那边也发来新的消息。九一大案发生前,常德一家酒店入住了4个男人。在案件发生之前几个小时,4个男人突然退房离开,有一定的嫌疑。最关键的是,当时酒店要求必须登记一个人的身份证,而登记人的名字就是赵政红。两个线索汇总起来,显然赵政红有重大作案嫌疑。万幸的是,赵政红可不是四处流窜的罪犯,他在益阳当地是有家有业有老婆孩子的。在9月5日凌晨,警方摸到赵政红的家里,将他当场擒获。也许是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赵政红没有做出什么抵抗,就在几小时后承认自己是九一大案的真凶之一。根据赵政红的交代,警方在几小时后抓住了同住益阳的从犯李泽军,就是那个大个子男人。当天下午抓捕主犯时,此人已经逃出常德,但抓住了他的同居情妇陈乐。在陈乐的住处,警方搜出了大量武器弹药,包括军用手枪10支,霰弹猎枪10多枝,子弹1000多发,还有手雷。尤其重要的是,警方还凑出了九一案件,经警被抢的两支79式冲锋枪。虽然陈乐一直认为自己的男友叫做陈强,但李泽军告诉警方此人真名叫做张君。随着该案从犯一个个落网,抓捕主犯张君就非常重要。9月13日,在看守所的李泽军私下告诉其他犯人,张君可能躲在重庆另一个情妇家,这个情妇叫做杨明燕。9月15日,重庆警方锁定了杨明燕的身份,同时发现她的丈夫叫做龙海力,是个湖南人,很可能是张君。9月18日,重庆警方监听张君另一个情妇,也是在重庆的全泓燕电话时得知,一个湖南口音男人要求她带上包,到上次避雨的地方接头。警方立即暗中追踪全泓燕。9月19日晚上8点多,全泓燕带着一个包,走到重庆渝中区观音岩外科医院右侧僻静的枣子岚垭1号巷,同一个男人接上了头。两组刑警立即下手抓捕,短短几秒内将这个男人当场生擒。这个男人就是张君,被捕时他的手袋里面还带着一枚军用手雷。由于警方工作非常快,张君甚至来不及掏出手雷抵抗。2001年4月14日,张君被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1年5月20日,张君在重庆被执行死刑。时间倒回1966年,此时张君刚刚出生,他的出生地是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安昌乡花林村!张君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父母还是半路夫妻。张君的母亲,已经同前夫生育了高达6个孩子。在农村,愿意娶这么一个女人的男人,通常也是穷到活不下去的,这就是张君的父亲。张君父亲在村里的名气很差,被认为是懒汉。一说张君父亲家里非常穷,屋内唯一的家具就是一张破床。床上那条破棉被,还是十多年前分家时候得到的,现在又黑又臭又破,连乞丐都不屑用。除了穷以外,此人还好吃懒做。60年代曾有政府官员下来搞扶贫,看到张君父亲的棉被实在不像样子。于是,官员想办法送了他一套棉被和棉衣。谁知道,官员前脚才走,后脚张君父亲就将这两样东西卖了,换了一些大米白面和那个年头少见的肉和酒,狠狠的吃了好几天。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自然不会有女人愿意嫁给他,只有张君母亲这种拖儿带女的改嫁寡妇,才愿意进他的门。张君的母亲改嫁过来以后,两人生育了儿子张君。所以,张君虽然有6个兄弟姐妹,但都是同母异父。这么一个家庭,即便在农村也是相当贫穷的。后来张君将自己犯罪的责任推给贫穷,进而说社会不公,但犯罪专家基本不认可。说起来很简单,张君还有6个兄弟姐妹都和他生活条件一样,甚至因为父母偏心还更差一些。他们为什么没有去杀人抢劫呢?张君反社会人格的形成,除了天生的基因以外,童年和少年的经历也是很重要的。出生在一个贫穷家庭,张君却是最小的儿子,还是这对夫妻唯一的亲生骨肉孩子。张君的其他6个兄弟姐妹都姓薛,同现在的父亲没有血缘关系,自然得不到宠爱。而作为最小的儿子,张君也得到了母亲的偏爱。说来说去,张君虽然生于贫穷家庭,却可以占据这个家里大部分资源,处境远远高于其他兄弟姐妹。有经验的成年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长大的小儿子,往往会形成冷漠自私、唯我独尊的性格,张君就是如此。张君14岁时,母亲因病去世,而他又是父亲唯一存在血缘关系的孩子,更是得到几乎全部的关爱。父亲长期好吃懒做,除了造成家境贫穷以外,更疏于管教这个儿子。此时的张君无心学习,反而开始在社会上游荡,成为当地一个有名的小流氓。此时的张君整天打架闹事,抢劫其他学生,成为当地校园中的一害。此人心狠手辣,打架下手特别狠。平时小流氓打架,将对方打翻在地一般就算了。而张君只要将人打翻在地,一定上去用脚猛踹,踹的还特别狠。要知道,这么踹人可是会出人命的。因此,张君在当地得到一个外号“神腿张”!此人除了手黑心黑以外,报复心还非常强。如果张君在打架中吃了亏,一定会用尽方法报复回来,明着打不过就暗算。一次打架时,张君被一个身材高大的流氓打翻在地,吃了亏。知道正面撕打不是对手,张君决定暗算。一次看到对方在小饭店吃饭,张君偷偷摸进去,操起一张板凳从背后砸过去,将对方打得头破血流。如果不是这个流氓傍边还有其他帮手,张君恐怕能将他活活砸死。除了打架以外,张君主要靠勒索学生敛财,平时身上都带着刀子。他经常到游戏机室、台球室、篮球场甚至学校门口,拦住独自行走看起来有钱的学生,拔出刀子让他们给钱。如果学生身上没钱或者只有些零钱,往往还会被张君毒打一顿。说来说去,少年张君就是个人渣。这么一个小地痞,自然是不可能升学的,成绩始终在全年级垫底,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在家。此时张君也不去找什么工作,仍然在街头厮混,依靠敲诈勒索混日子。懒惰懦弱且自私自利的父亲,根本就管不住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们,本来就同他很疏远,现在更是敬而远之。在1983年,张君17岁时出了事,在一次打架中挥刀砍伤了对方,伤势还不轻。如果是成年人的话,张君就要进监狱蹲上个十年八年。即便是未成年人,毕竟张军犯下了重罪,还是被关入少管所。因为恰好是严打时期,张君被重判,必须在少管所关上3年。只是,少管所被罪犯们称为“混混的大学”。在少管所的3年日子,不但没有让张军变好,反而接触了很多罪行累累的少年犯,比以往还要坏了十倍。在这些少年犯的身上,张君学到了盗窃和抢劫的很多知识。从少管所出来的张君,曾有段时间没有作案。这里就要说说张君的老家,常德市安乡县。安乡县虽然不富裕,却不是偏僻的地方。安乡靠着洞庭湖,水陆交通都很方便,信息传播也很快。在张君20岁的80年代后期,已经是改革开放以后多年。当地颇有些人通过做生意或者南下打工致富,即便是乡下也流传着种种致富的方法。张君或许认为打打杀杀不能致富,南下打工又吃不了这种苦,决定试着做做生意。我们知道的一次创业,就是张君向老同学许军(后来参加抢劫杀人作案,张君后来落网同此人有很大关系)借了2000元作皮鞋生意。在80年代,2000元可不是小数字。然而,张君此人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也不愿意吃苦。本来皮鞋店是赚了一些钱的,谁知道张君可能是遗传父亲的基因,立即拿钱去吃喝嫖赌。到了后来,他吃喝玩乐上了瘾,甚至将皮鞋店的资金乱花。这样搞了没多久,皮鞋店就倒闭了。于是,张君又开始在社会上游荡,恢复到原来地痞流氓的日子。已经年迈的张君父亲,认为儿子这么混下去迟早会做大案,到时候还要连累自己。在1988年,父亲给22岁的张君说了一个媳妇,就是邻村叫做肖月娥的乡下姑娘。父亲希望张君结婚以后会稳定下来,安心打工或者在家务农,不要再出去惹是生非。肖月娥家很快发现张君是个小流氓,立即表示反对,想要退亲。谁知道,张君竟然带着刀子冲入准岳父母家,扬言如果退亲就同肖家同归于尽,将肖家全部杀光。肖家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见识过这种凶恶的无赖,只能将女儿嫁入了火坑。肖月娥同张君结婚后,先后生下两个儿子。此时张君早已经形成了深刻的反社会人格,又享受了皮鞋店老板的快活生活和不错的社会地位,不可能去过普通平凡的穷日子。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张君不但自私冷血,凡事只要考虑自己,从不考虑他人。他毫无道德意识,在张君来看,世界上的世界没有什么善恶对错,只要对我有利的就是对的,对我不利的就是错的。比如杀死这个人对我有好处,那么我杀人就是对的,正义的。除此以外,张君还颇为狂妄。虽然张君混社会没有创出名堂,他认为自己心狠手辣、做事机灵,绝对超过普通人。此时的张君目睹同村一个个似乎不如他的村民发了财,心里严重的不平衡,认为自己也应该过上富裕荒淫的生活。在1989年,张君又在一次斗殴中将对方打伤,被抓捕入狱!此时的张君已经成年,政府也不迁就他,直接判处了3年劳教。此时,他的妻子肖月娥怀着第二个儿子。婚后,肖月娥过得很惨,经常被张君殴打。可怜肖月娥经常被打的躺在地上,全身青肿,口鼻流血,之后还要陪张君睡觉。听说丈夫再次入狱后,肖月娥绝望之下喝了农药。好在娘家人发现及时,将他抢救过来。肖月娥考虑到还有孩子要抚养,打消了寻短见的念头,随后十多年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等到1992年张君从劳教所出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患上严重的肺病,在家里奄奄一息的躺着,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同他离婚。此时的张君不考虑赚点钱去照顾父亲和儿子们,反而觉得一身轻松,可以肆无忌惮的作案了。1992年6月,张君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武装抢劫。当时湖南乡下不禁枪,很多村民家里藏着打兔子、打野鸡的土铳。张君带着土铳,窜到了邻县津市。经过几天的踩点,张君看上了市中心一个香烟批发店,这里每天都有大量现钞。张君拿着土铳,翻窗进入店内。谁知道,老板很警觉,立即发现有人进屋了。老板急忙出来查看,发现张君手里拿着土铳,立即大叫“抢劫了”!张君没想到老板反应这么快,看来此次抢劫是失败了。此时张君应该转头就跑,然而他体现了性格中的狠毒一面。张君举起土铳,第一次朝着人开了一枪。呯的一声巨响,老板惊呼一声,倒在了地上。枪响后,张君不敢久留,慌忙逃出批发店,什么也没抢到。此次张君开枪射击老板头部,好在后者非常机敏,及时伸出手臂挡了一下。土铳发射的是霰弹,威力本来就有限。霰弹只是将老板手臂上皮肉打烂了一大块,还将他的脸部擦伤了一些。总之,老板只是受了轻伤,性命无忧。第一次抢劫失败了,26岁的张君比较惊慌。持枪抢劫可不是小事,在1992年是可以掉脑袋的。他第一次作案没什么经验,没有蒙面,还在现场留下了不少指纹和足印。更重要的是,津市距离他的老家只有40公里,警察说不定会顺藤摸瓜抓住自己。于是,这小子将土铳丢入长江,又躲在老家蛰伏了一段时间。到了半年后,张君见没什么动静,又听说中枪的老板并没有死,才开始计划第二起案件。第一次抢劫失败,让张君感到孤掌难鸣的道理,认为不能一个人作案,不然稍有不慎就会失手甚至被捕。张君决定物色一个帮手,很快想到了少管所的小弟刘保刚。刘保刚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在少管所里一直把张君当作大哥,两人关系亲密。张君找到在社会上游手好闲的刘保刚,说准备抢劫一家商店,抢到的钱一人一半。劣迹斑斑的刘保刚竟然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作为帮凶。之前的土铳已经丢了,张君跑到乡下花钱又买了一支土造手枪。这种手枪也是发射霰弹,一次只能开一枪,威力还不错,近距离可以一枪打死人。搞到土造手枪以后,两人决定在4月19日晚上下手。刘保刚带着锤子和尖刀,张君拿着土造手枪,两人趁着夜色翻窗进入一家生意红火的商店。让张君没想到的是,商店的防盗意识比较强,夜晚的时候店里有两只狼狗。张君踩点都是在店外,不知道店里有狗。两人刚刚翻入屋内,狼狗就扑了过来。乡下的狼狗比小豹子还凶,是能咬死人的。张君和刘保刚都知道狗的厉害,吓得转身就跑。刘保刚抢先翻窗逃了出去,接着张君慌忙翻窗的时候,被狼狗一口咬在小腿上。张君顾不上小腿上的裤子被咬破,慌忙翻窗跳了出去。此时的张君过于慌乱,跳窗的时候无意中扣动了土造手枪的扳机。呯,一团霰弹飞出去,不偏不斜正中刘保刚的右腿。刘保刚惨叫一声,右腿顿时被打断,一大块血肉被射飞,露出了骨头。受了这么重的伤,刘保刚根本无法行走。张君只得背着他,迅速逃到了镇子外的一个大坝上。刘保刚个子比较大,张君此时也背的筋疲力尽。由于失血很多,刘保刚脸色苍白,恳求张君将他送到医院:张哥,求你快将我送到医院去。你看我出了这么多血,再不送医院就活不成了。我求求你了。张君回答:我们可是持枪抢劫啊,你又受了枪伤,医院肯定会报警,不就是自投罗网吗?不能去医院啊!刘保刚受伤很重,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人到了这种地步,哪里还考虑什么报警不报警,先要能够活命。于是,刘保刚反复恳求张君将他送到医院,一定要救他一命。此时,张君就体现了自己的冷血和狠毒。说起来,刘保刚同他的关系很好,算是亲密的朋友。但是,刘保刚在医院中被警察盘问,就有可能交代出同自己持枪抢劫的事情。一旦张君被捕,搞不好就要掉脑袋。眼见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张君哪里管什么朋友不朋友。他趁着刘保刚不备,突然拿起铁锤朝着他的后脑猛砸。刘保刚本来就受了重伤,此次又受到重击,没挨几下就倒地断了气。这是张君第一次杀人,事后他非常慌张,将尸体装入麻袋,推入大坝下的河里,再迅速逃走。杀完人后,张君知道自己这辈子完了。虽然警方未必能够顺藤摸瓜,抓住杀死刘保刚的凶手,但张君同刘保刚接触很多,作案前还曾多次去刘家吃饭、打牌,很容易被警方锁定。由此,张君只能从此以杀人逃犯的身份,在江湖上流窜,活一天算一天。对于张君来说,一旦被捕就很可能被枪毙,还不如疯狂做一些大案,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在自私的张君来看,自己是单身一人,就算死了也无牵无挂,还有什么好怕的!大家不要急,很快会发下集!声明:本文参考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